當前位置:主頁 > 情感 > 情感口述 > 李少紅直面質疑:我和年輕觀眾沒有代溝

李少紅直面質疑:我和年輕觀眾沒有代溝

2019-06-21 16:31:48   來源:未知
文章導讀

譚飛:歡迎少紅導演,你的新作品《媽閣是座城》剛剛登上了大熒幕。我們看到很多評價是很好的,當然也看到有一些評價有著一些其他的看法。作為一個觀眾來看,我覺得我這個年齡階段的有一些閱歷的男人,覺得是真的蠻喜歡的,是真的拍出了那種滋味和味道。我聽到有人說白百何演的梅曉鷗,是一個白蓮花,一個女人跟六個男人的糾葛不清。 李少紅:小說里面還要多。 譚飛:其實這樣的電影最近是挺少的,因為電影本身的篇幅就是有限的,你還需要反映那么多情愛,那在取舍上,導演是怎樣的一個考量? 李少紅:電影其實就是要有一個篇幅的取舍。在原著小說里面,確實是可以稱為梅曉鷗和她的男人們。梅曉鷗的工作可能接觸的人比較多,社會面也比較廣,尤其又是在經濟變革的這二三十年當中,她的職業,完全可以算是一個客戶經理。 譚飛:客戶經理,賭場的客戶經理。 李少紅:對,什么形形色色的人都能見到。所以我覺得她這個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職業,這個職業恰恰能夠成為整個社會的反光折射鏡,因為這個職業跟情感是非常矛盾沖突的。按她自己的說法來講,這個職業是不能參與任何情感的,跟這些人的關系只能是客戶關系,如果超出客戶關系就麻煩了。她實際上就是一個掮客代理,財務中介,所以她不

譚飛:歡迎少紅導演,你的新作品《媽閣是座城》剛剛登上了大熒幕。我們看到很多評價是很好的,當然也看到有一些評價有著一些其他的看法。作為一個觀眾來看,我覺得我這個年齡階段的有一些閱歷的男人,覺得是真的蠻喜歡的,是真的拍出了那種滋味和味道。我聽到有人說白百何演的梅曉鷗,是一個白蓮花,一個女人跟六個男人的糾葛不清。

李少紅:小說里面還要多。

譚飛:其實這樣的電影最近是挺少的,因為電影本身的篇幅就是有限的,你還需要反映那么多情愛,那在取舍上,導演是怎樣的一個考量?

李少紅:電影其實就是要有一個篇幅的取舍。在原著小說里面,確實是可以稱為梅曉鷗和她的男人們。梅曉鷗的工作可能接觸的人比較多,社會面也比較廣,尤其又是在經濟變革的這二三十年當中,她的職業,完全可以算是一個客戶經理。

譚飛:客戶經理,賭場的客戶經理。

李少紅:對,什么形形色色的人都能見到。所以我覺得她這個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職業,這個職業恰恰能夠成為整個社會的反光折射鏡,因為這個職業跟情感是非常矛盾沖突的。按她自己的說法來講,這個職業是不能參與任何情感的,跟這些人的關系只能是客戶關系,如果超出客戶關系就麻煩了。她實際上就是一個掮客代理,財務中介,所以她不能摻雜任何情感。但恰恰因為她是一個女性,所以她又很容易在情感和理性中間有這樣子的一個沖突。

譚飛:所以我看這個主題宣傳詞是男人賭錢,女人賭愛。

李少紅:對。你不管她叫白蓮花,還是一些網文的瑪麗蘇什么的,這其實都是現在年輕人的一種表述方法。好像也有人覺得她像圣母,地母,反正就是母性大發的那種,對吧?但這也僅是針對她的情感的部分。而且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評論,都不像咱們這個年齡層的,都比較有點...

譚飛:比較直接。

李少紅:他們就都特別直接。直接直給,甚至在你觀后去觀眾見面會,他直接就會說撩漢。現在的女人就是這種生活,養娃、掙錢、撩漢。其實你仔細想想,也沒什么錯誤,只是撩漢這說起來有點粗,不斯文,但實際上它也就是一個談感情唄!不管是白蓮花,還是圣母,還是瑪麗蘇,其實它表達的意思就是它有點女性主義,它是女性至上。白蓮花,或者是網絡文學都講的是瑪麗蘇,就是說好像人人都愛她。

譚飛:滿朝文武都愛我。

李少紅:都愛我,然后她來挑。它實際上表達了一個需要愛的一種欲望,或者是她愛情至上的一種欲望。

從觀眾中來,到觀眾中去

譚飛:你覺得這幾個演員的完成度怎么樣?白百何、吳剛、包括黃覺?

李少紅:我覺得他們的完成度都挺高的,因為寫得非常現實,實際上就是展現我們身邊的人和事。我們經歷了這一二十年代的社會環境,所以很容易找到這種感覺。所以我們一直就講,就最真實地表現,不要去有任何粉飾。

譚飛:很多人會認為可能從年齡上來說,您是第五代導演,第五代導演拍這種題材,很多人會說年輕觀眾還買賬嗎?你是怎么去完成這種無縫鏈接的?有沒有做一些什么其他的下功夫?

李少紅:這可能跟我這幾年一直不停地在拍戲有關,不管是電影還是電視劇。電影雖然不多,但是電視劇和網劇這些,我一直都在運作。所以我覺得我離觀眾的距離還算是比較近的。

譚飛:從來沒特別遠過。

李少紅:沒有很遠過。而且一直在拍戲和接觸社會的狀態中,你就慢慢地能找到脈絡,從了解和慢慢地和他們融入在一塊,都會發生著千絲萬縷的這種化學關系。另外我們這幾年也在做這個青蔥計劃,培養年輕導演,不斷地跟這些年輕的創作人員接觸。

譚飛:你其實經常跟他們在一起。

李少紅:對,會看他們的東西,去聽他們講述他們自己的故事,潛移默化中就會慢慢地體會到他們的考慮。其實他講的東西都是一樣,就是在表述他們的感受,但感受的點恐怕是不一樣的。所以慢慢地,可能也能夠幫助到我們,我覺得其實這些東西對我都是有著挺大幫助的。

影視人仍在努力

譚飛:但是我們可能也會看到一個比較嚴峻的現實,《媽閣是座城》上映了幾天之后,票房可能沒有達到導演預想的那么高。

李少紅:你說反了,我是覺得...

譚飛:你覺得超越你想象了?

李少紅:對,超越了我的想象。一個,是我覺得映后觀眾的反應,不管你到二三線城市還是一線城市,我都嚇壞了。我就覺得觀后觀眾怎么會反應地這么強烈,后來我還在講,我們這個電影特別適合于映后宣傳。這是一個。第二個,其實我一開始真沒抱什么希望,因為上半年電影市場太冷了,疲軟到了非一般的程度。你現在一天只有一個億的票房,你知道按前兩年來說,這個月份起碼都是一天三四個億。

譚飛:暑期檔。

李少紅:這個大盤,我覺得在同比放映的檔期里面,真的還是很好的了。包括把進口的那些片放在里頭,有好多還不如我們這個,所以我覺得這已經是讓我很意外了。 我當然希望更好,因為像前兩年,我們這一天有三四千萬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現在的問題就是上座率在減低,上座率減低不是因為不看我這部電影,而是誰的電影都不看了。上座率現在低到了負增長,這個是一個大問題,是我們的市場出了問題。

譚飛:進影院的人數在下降。

李少紅:下降很大。

譚飛:很多人找了很多原因,比如說現在娛樂樣式太多了,或者說是有很多可以轉移的焦點,不像原來就只能看個電影。現在看電視、視頻、手機,去旅游就能消耗一天的時間,你覺得中國電影面對現在這種冷,它應該怎么去吸引人?

李少紅:我覺得反正這是現實,我們就一定要挺過去,還是要努力地做。我覺得市場還是要靠內容、靠電影,靠我們的努力才能改變,如果大家都不努力,它就沒有改變的可能。

譚飛:你現在真是從外表和感覺就都挺年輕的。

李少紅:希望我能年輕,能多拍一點。

譚飛:有一個凍齡感,所以也希望導演...

李少紅:凍齡感?哪個凍。

譚飛:就是希望導演能越來越青春。

李少紅:這樣的我可以多拍一點。

譚飛:對,一直拍到你累了為止。

李少紅:對,拍不動為止。

 


提示:支持鍵盤“←→”鍵翻頁

最新推薦

精彩專題

情感口述
友博真人龙虎斗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