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娛樂 > 娛樂新聞 > 對話“娛樂圈金手指”沈永閣:這屆“偶像”有多難帶?

對話“娛樂圈金手指”沈永閣:這屆“偶像”有多難帶?

2019-06-22 14:05:21   來源:未知
文章導讀

作為資深八卦er,鮮妹這兩年感覺到了一個職業大危機偶像團體越來越多,鮮妹認識的卻越來越少,甚至還有點臉盲了 最近,選秀綜藝《創造營2019》落下帷幕,11位新人以RISE為團名成團出道。 求豆麻袋!前面9個人的NINEPERCENT鮮妹還沒完全對上號,這又來一波小鮮肉?現在這造星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關于這兩年偶像的這些事兒,鮮妹認識的一位娛樂圈大佬有話要說。這位大佬就是天娛音樂的前總裁、Top Class托璞司國際偶像學校創始人沈永閣。 不認識這個名字不要緊,他一手推紅的藝人中肯定有你知道的。搖滾年代,他推紅了黑豹樂隊、輪回樂隊(暴露年齡系列);流行音樂的黃金年代,他又打造了楊坤、陳琳;《快樂男聲》鼎盛時期,他更打造出張杰、華晨宇 (沈永閣) 經歷了中國娛樂圈多個發展時期的沈永閣,身處偶像時代對造星更有著自己獨特的見解。 1 偶像究竟是啥? 偶像,就意味著流量。流量,就是市

作為資深八卦er,鮮妹這兩年感覺到了一個職業大危機——偶像團體越來越多,鮮妹認識的卻越來越少,甚至還有點臉盲了……

最近,選秀綜藝《創造營2019》落下帷幕,11位新人以“RISE”為團名成團出道。

求豆麻袋!前面9個人的NINEPERCENT鮮妹還沒完全對上號,這又來一波小鮮肉?現在這造星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關于這兩年偶像的這些事兒,鮮妹認識的一位娛樂圈大佬有話要說。這位大佬就是天娛音樂的前總裁、Top Class托璞司國際偶像學校創始人——沈永閣。

不認識這個名字不要緊,他一手推紅的藝人中肯定有你知道的。搖滾年代,他推紅了黑豹樂隊、輪回樂隊(暴露年齡系列);流行音樂的黃金年代,他又打造了楊坤、陳琳;《快樂男聲》鼎盛時期,他更打造出張杰、華晨宇……

(沈永閣)

經歷了中國娛樂圈多個發展時期的沈永閣,身處偶像時代對“造星”更有著自己獨特的見解。

1

“偶像”究竟是啥?

偶像,就意味著流量。流量,就是市場。

就拿剛被官方打假粉蔡徐坤來說,不管你對他的態度是路人還是紅與黑,哪怕蔡徐坤被B站上“雞你太美”鬧翻天,仍能拿下PARDA的代言。

 

隨著娛樂市場的日益成熟,“偶像”和“明星”也被小伙伴們區別開來,個別新晉演員還會因為被粉絲說是愛豆而炸毛(真的不是玻璃心嘛?)。

一時間,“偶像”、“愛豆”,反倒成為了“靠顏打天下”的代名詞……

沈永閣告訴鮮妹——“偶像”這一概念最早就是從日本發展起來的,日本也成為了最早進入偶像時代的國家。

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日本推出了多個男子偶像團體,包括SMAP(沒錯,就是大帥哥木村拓哉所在的那個組合)、少年隊(后來臺灣的“小虎隊”就是借鑒了這個組合)等組合在內,這種集聚了養眼美男子的偶像團體,一下打開了娛樂市場年輕化的局面。

(SMAP組合)

(少年隊)

這些偶像是怎么產生的呢?

沈永閣跟鮮妹做了詳細的解釋:“在韓國,所有偶像藝人公司都會根據規劃定期進行選秀,為公司進行藝人儲備。練習生就是進入公司后,夾在素人和藝人中間的一種狀態。公司會針對練習生自身的情況定下不同的訓練時間,少則幾個月,多則七八年,在這期間里不斷為了成為藝人而充電。等待時機,推向市場。”

同樣的,在日本也有類似練習生的存在,只是叫法不同。根據沈永閣回憶:“我第一次見到木村拓哉的時候,他才13歲。很乖巧,很有禮貌。出道之前還在給更早的前輩伴舞呢。”

目前,中國赫然興起的選秀節目,從某種程度上也借鑒了日韓已經成熟的造星模式。將針對藝人的系統培訓搬上了熒幕,形成了一種快銷式的造星模式,中國的新時代偶像也就這么如火如荼地誕生了。

2

偶像是怎樣“煉”成的?

上世紀70年代,高大俊朗的日本影星高倉健因電影《追捕》在國內大火。電影中高倉健一件同款大衣,半個月就賣出近十萬件。

“硬漢”一時成為“偶像”的代名詞。

那時,如今的皇帝專業戶唐國強還是“奶油小生”,奮力徘徊在硬漢的邊緣。

(年輕時的唐國強長這樣……)

同期備受矚目的是年近40、大叔型的陳寶國、濮存昕,穿著警服,一臉正氣。

直到90年代后期,《將愛情進行到底》、《永不瞑目》等劇熱播,長相更加柔和俊美,年齡也更年輕的的李亞鵬、陸毅進入人們視線。

自1988年模仿日本少年隊出道的臺灣少年組合小虎隊,也早已成為亞洲娛樂圈內的矚目新星,后進入大陸成功掀起青年偶像熱浪。

至此,硬漢一代的審美轉向青春一代。

伴隨著粉絲對國內明星的審美發生巨變,推崇俊男美女的韓劇《人魚小姐》、《藍色生死戀》、《大長今》等在國內熱播,引發一股“韓流熱潮”。韓國的偶像團體在國內大行其道,如東方神起、少女時代。

對韓流來襲,沈永閣認為:“韓流的來臨把中國的造星系統打的亂七八糟。”

為此,他調研過無數份翔實的娛樂專業報告:韓流藝人的online視聽、演唱會的動員數、周邊產品的銷售、廣告代言遠遠超過中國內地,甚至港臺的藝人。

同時,國內的娛樂圈也開始探索造星模式,從“超女”、“快男”到如今的“創造101”、“偶練”……

不過,不同于日、韓偶像培養機制,國內通過“節目”造星。

“我們以往的做法太簡單粗暴了。無論是電視臺還是互聯網做(造星)節目,周播一個月,明星就在這一個多月節目產生了。”沈永閣說。“記得我們做《超級女聲》的時候,最多60萬人報名,從中選出300人,從300人中選100人,最后參加節目制作的只有20人。而且大家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可以說,這么多年來,我們一直沒有科班出身的偶像。”

針對當下這種“快速造星法”,沈永閣認為在2013年的時候就結束了,“如果沒有更優質的東西的話,粉絲可能不再為此買單了”。

3

“偶像”的未來之路怎么走?

正如沈永閣所說,現有的快銷式造星所推出來的流量小鮮肉,似乎都還不能成為業界普遍認可的優質偶像。

今年的選秀節目中還出現了元老級偶像“回爐重造”的現象,新生代偶像的未來,會不會重復偶像鼻祖們的老路?

沈永閣認為新生代要想成為優質偶像,需要更全面的培養。

于是他下定決心,要做一個學校,借鑒日韓經驗,專門培訓年輕人從技能(舞蹈、歌唱、演技)到語言、文化、綜合能力很強的一個人(明星)。正是因為國內偶像市場缺少真正中國本土誕生的優質偶像,沈永閣的Top Class托璞司國際偶像學校應運而生。

為了能夠為中國的偶像市場輸送更優質的偶像,學校的教學系統將課程細分化,每年都專門為每一位偶像學生定制575次舞蹈課,136次聲樂課,216次表演課,360次英文課,還有522次文化課,如此成就了獨特的2087節課程的系統培養體系。

(浦西校區實景鏡像效果圖)

而談及偶像學校的創辦,即使對一個市場大潮中沉浮了很久的商人來說,過程也是頗為曲折辛酸。

沈永閣坦言,從來沒想過,會這么難。場地、資質、生源,仿佛是那段時間,壓在他身上的三座大山。

根據最初的商業構想,沈永閣只是想依托曾經在日本學習到的經驗,挖掘新人,簽下苗子,做出相應的偶像培訓,然后利用多年的資源推向市場。

但中國新一代偶像的問題更加復雜,他去拜訪家長時遇到的最多質疑是學歷問題:“我把孩子送過來,他在學校還能不能畢業?”沈永閣想,那我們就把孩子的學歷,一起給了。“必須是國家認可的學歷,保證孩子不僅能自主擇業,還可以繼續深造。”

辦一所真正的專業學校,這對任何一個商業機構而言都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專業的拓展,學科的增設,場地的選擇,聯合辦學的資質,各種文件的跑批……種種艱辛不足為外人道。甚至還有一個投資人,因為忍受不了漫長兀雜的準備而中途撤資。他全都扛了下來。

“上海的每一個大街小巷都有我的腳印。”在他最崩潰的時候,沿著黃浦江跑,一遍一遍跑。跑完回家洗個澡,再繼續安排今天要往哪里“跑”——總要把事情一件一件落實下來。

“我從沒想過放棄,哪怕是在最難的時候。”直到今天,Top Class托璞司國際偶像學校已經具備各項資質,開始對外招生。他最高興的是別人稱他為“沈校長”。培養一個青春期的孩子,直到他具備成熟的人格,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偶像。這是沈永閣對未來偶像的定義。

據他預測,5年以后,我們的愛豆文化也會倒流給日、韓或者東南亞。


提示:支持鍵盤“←→”鍵翻頁

最新推薦

精彩專題

娛樂新聞
友博真人龙虎斗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