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娛樂 > 影視音樂 > 影視龍頭,困獸猶斗

影視龍頭,困獸猶斗

2019-06-21 16:45:04   來源:未知
文章導讀

資本退潮和查稅風波等帶給影視行業的震蕩,仍像蕩起的漣漪一樣消散不去,冷靜和理性成為了今年的關鍵詞。中影、博納等經驗豐富的大公司依舊是這場聚會中堅定的面孔,而北京文化、騰訊影業等年輕力量也持續拓展著自己的邊界。 這是魔都。 開車駛過車流巨大的延安高架,沿途的路燈身上,掛著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官方海報:孫悟空那雙好奇的眼睛透過水簾洞打量著你。 似乎,它在用這種方式提醒著,這個中國內地首個被國際制片人協會確認為A類的國際電影節,已經走到第26個年頭。 步行在高架橋下馬路邊,紅色的公共電話亭上,貼的是《八佰》的海報。它本是這屆上海電影節的開幕電影,但因為技術原因,在展映的前一天被臨時取消。 在人群更密集的地鐵,走入上海歷史最早的地鐵一號線,這條連接南北的大動脈依然保持著平穩的運行速度。只不過隧道里的時間有點延遲,透過車窗的玻璃,看到站臺內巨大的電影海報,卻還是2019年春節時上映的《瘋狂的外星人》,大年初一的上映日期醒目而端莊。 橋上、路邊與地下,三個維度上的蒙太奇,伴著上海進入梅雨期而蒸騰環繞在空中的水汽,讓一年一度中國影視行業從業者們的聚會充滿著隱喻和魔幻現實色彩。 資本退潮和查稅風波等帶給影視行業的震蕩

資本退潮和查稅風波等帶給影視行業的震蕩,仍像蕩起的漣漪一樣消散不去,冷靜和理性成為了今年的關鍵詞。中影、博納等經驗豐富的大公司依舊是這場聚會中堅定的面孔,而北京文化、騰訊影業等年輕力量也持續拓展著自己的邊界。


 

 

 

這是魔都。

 

開車駛過車流巨大的延安高架,沿途的路燈身上,掛著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官方海報:孫悟空那雙好奇的眼睛透過水簾洞打量著你。

 

似乎,它在用這種方式提醒著,這個中國內地首個被國際制片人協會確認為A類的國際電影節,已經走到第26個年頭。

 

步行在高架橋下馬路邊,紅色的公共電話亭上,貼的是《八佰》的海報。它本是這屆上海電影節的開幕電影,但因為技術原因,在展映的前一天被臨時取消。

 

在人群更密集的地鐵,走入上海歷史最早的地鐵一號線,這條連接南北的大動脈依然保持著平穩的運行速度。只不過隧道里的時間有點延遲,透過車窗的玻璃,看到站臺內巨大的電影海報,卻還是2019年春節時上映的《瘋狂的外星人》,大年初一的上映日期醒目而端莊。

 

橋上、路邊與地下,三個維度上的蒙太奇,伴著上海進入梅雨期而蒸騰環繞在空中的水汽,讓一年一度中國影視行業從業者們的聚會充滿著隱喻和魔幻現實色彩。

 

資本退潮和查稅風波等帶給影視行業的震蕩,仍像蕩起的漣漪一樣消散不去,冷靜和理性成為了今年的關鍵詞。中影、博納等經驗豐富的大公司依舊是這場聚會中堅定的面孔,而北京文化、騰訊影業等年輕力量也持續拓展著自己的邊界。

 

只有華誼兄弟閉門謝客,沒有開放華誼之夜的媒體邀請,你只能從后來的現場合影中窺探到,王中磊和明星們用左手比“八”字,依舊笑的開心。

 

 

年輕的朋友來相會

 

 

“一起站著把錢給掙了。”

 

在北京文化首次主題新片發布會的末尾,北京文化電影事業部總經理張苗在臺上說了一句《讓子彈飛》里的知名臺詞。

 

這是北京文化的主場,但上臺發言前,張苗一直站在發布會擁擠的人群中間。除了偶爾掃視周圍的人群和回復手機訊息,他都注視著舞臺上四部電影主創們的輪番登場。片花放映結束,他帶頭鼓掌,甚至在演員艾倫和演員金春花熱舞時,他也隨著氣氛尖叫起哄。

 

張苗站著,顯然不只是要帶動氣氛。他在總結發言中,站著這一姿態有了更豐富的解釋:很多工作人員都站著,這比坐著更容易去起身奔跑沖刺,去為電影和優秀的創作保駕護航,而這也象征著北京文化跟優秀的創作者一起站著把錢給掙了。

 

沒人能否認,過去短短三年間,北京文化在電影領域的崛起速度。拿發布會的熱場視頻來說,為其贏得了巨大的聲譽和票房的《流浪地球》、《戰狼2》、《我不是藥神》等作品,被混剪成了一個充滿戲謔幽默意味的短片,吳京是露臉最多的人。

 

暑期檔即將上映的富能量喜劇《跳舞吧!大象》,就像一個烹制的甜點;預計2019年上映的現實主義輕科幻《被光抓走的人》是董潤年導演的處女作;導演丁晟帶著劇組封閉特訓了半個月,連做過警察的演員蔡心都需要不斷喝葡萄糖才能完成特訓的強度,這部《特警隊》試圖用真實案件加上商業化大場面打造一個特警教科書;而陸川的《749局》還差幾天殺青,張苗對這部作品在類型上有著比肩《饑餓游戲》的期許。

 

這四部風格迥異但類型上創新的電影,成為了北京文化在上海電影節上集中推出的新作,但更重磅和驚喜的內容還沒有到來。

 

就在上影節開幕前,北京文化總投資30億的東方神話《封神》首次開放了探班,這部已經低調拍攝了一年多的作品,可能是現階段中國電影工業化的集大成者。

 

 

亟待驗證的科幻電影

 

 


 

導演郭帆見識過《封神》劇組里模塊化的控制,這比《流浪地球》時的單點控制要提效很多。但當郭帆跟《封神》導演烏爾善感嘆,《流浪地球》跟《封神》比就是一個手工作坊時,烏爾善說,“我們是畜牧業”。

 

畜牧業這個調侃,是郭帆在凡影的“電影行業如何構建有效的工業化標準體系”論壇上說的。雖然《流浪地球》已經榮登影史記錄,但其跟凡影這家數據研究公司,仍在繼續對中國科幻電影觀眾進行調研以實現更精準的畫像,以數據指導之后的續作。一如凡影創始合伙人李湛說,把握細分人群是邁出電影工業化的重要一步。

 

追趕好萊塢成熟的工業體系,一直是中國影視行業的目標。郭帆在論壇中指出一個工業化最淺層的差距:中國電影行業的劇本至今沒有統一的格式。如同官方文書的成熟標準格式,統一的劇本格式才能讓劇本不僅僅是印刷的文字,而是工業大數據中一塊可以砌成墻的磚石。

 

而一個值得玩味的插曲是,郭帆表達了對軟科幻影視作品的某種否定。有人問過他,要不要嘗試軟科幻?他個人覺得,不要。參考美國經驗,眾多軟科幻影視作品是建立在大量硬科幻作品鋪墊的基礎上,而如今國產科幻電影的土壤顯然還不夠豐厚。

 

但北京文化發布的《被光抓走的人》就是一部現實主義輕科幻,導演董潤年做了一個形象的比喻,硬科幻的《流浪地球》就像一把戰錘敲擊靈魂,而輕科幻的《被光抓走的人》則像一把匕首劃開現實的外殼,照亮深邃復雜的人性。

 

同樣都是北京文化出品,年初的《流浪地球》最大的成功在于,讓中國觀眾相信了國產硬科幻影視作品,而且破除了美學上的違和感。在此基礎上的《被光抓走的人》能否照亮輕科幻現實主義這條未知路,將在2019年得以驗證。

 

 

年長的朋友來加持

 

 

 

新聞發生在白天一場場光鮮的電影節發布會上,故事卻暗藏在夜晚街邊煙霧繚繞的小龍蝦店里。上海電影節每個舞臺上都有自己的高光,而在臺下落座的觀眾席里,也有著默默加持的人。

 

6月17日晚上的騰訊影業年度發布會上,幾個小時前亮相北京文化發布會的陸川,上來先感謝的是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在他的支持下走到了今天。”介紹完內容后,陸川最后感謝的是韓三平,這位前任中影集團董事長就坐在臺下。

 

陸川形容《749局》總制片人韓三平對這個項目是“一路帶刀護衛”。“不管環境如何,我們有戲拍,這就是我們的責任吧。”陸川說。

 

而在此前啟泰文化的產業發布會上,首先亮相的就是獻禮共和國70華誕戰爭片電影《解放了》。這部主旋律作品同樣是韓三平擔任總策劃,播放片花時,爆炸聲和槍炮聲震得現場設備嗡嗡作響,戰爭電影一直是啟泰文化的偏愛。

 

啟泰文化董事長楊碩還特意感謝了這部電影的特效公司,總部位于英國倫敦、歐洲最大的視覺效果工作室DNEG。之所以著重強調,是因為《解放了》的制作費用承擔不起這種級別的特效公司,但依靠韓三平和導演李少紅的關系,“威脅了一下”,一切才得以迎刃而解。

 

在啟泰的現場,第一次響起的掌聲是獻給《八佰》的。在頭部內容不斷受到追捧的當下,啟泰和騰訊影業都參與了這部電影的聯合出品,在內部的看片會上,啟泰文化高級副總裁蔡永亮驚訝地發現,一旁的楊碩哭到抽搐。

 

而早已經定檔2019年國慶檔的《我和我的祖國》,則是第一個亮相騰訊影業年度發布會的項目。作為總制片人,黃建新說,陳凱歌、文牧野等7個導演拍了70年中最重要的歷史時刻,每個導演選擇的都是普通人在這一時刻里的情感和經歷瞬間。

 

有人滔滔不絕,有人沉默不語。新老電影人在這個產業中的交融是潛移默化的,就像郭帆在論壇開場總結《流浪地球》,引用的還是老藝術家于是之的話:觀眾寬厚,所有錯誤都已看到,只是不說。

 

而更遠的過去,美國人在上海創辦了中國境內最早的制片公司,那個名為亞細亞影戲公司已經是110年前的事情了,將近一個世紀后,導演吳貽弓帶著如今中影股份總經理江平等同仁,創辦了第一屆上海國際電影節。

 

當時的最佳影片頒給了臺灣電影《無言的山丘》,引起了不小的爭議,而吳貽弓說,如果連這點胸懷都沒有,那還不如把國際拿掉,辦個上海電影節就完了。

 

 

時代旋律的余音

 

 

 

一扇黑色的大門打開,一只企鵝面對著大門外藍色縹緲的浩瀚星空。

 

這是騰訊影業LOGO的設計,而走進“與時·筑夢”發布會的現場,藍色的燈光打下來,你頭頂上先看到的是《我和我的祖國》、《故宮如夢》和《緊急救援》的大幅海報,這是未來;而三幅海報的背面,則是《影》、《毒液》和《流浪地球》,這是過往。

 

成立近4年的騰訊影業一直是騰訊新文創體系內的重要一環,從最初的大夢(專注海內外院線電影)、黑體(專注頭部大劇以及影劇聯動)和進化娛樂(專注國產原創動畫影視創制)三個工作室,到后來新增的漫宇(專注國產精品動漫IP的影視化)、奇妙(專注影劇文漫游聯動的影視作品和頭部IP)和大禹工作室(專注自制劇項目),一如騰訊集團首席運營官任宇昕在開場所說,騰訊會繼續加大在影視內容上的投入。

 

任宇昕用了三個比喻:影視是數字內容生態的“壓艙石”,是構建文化影響力的“硬通貨”,也是科技向善價值觀的“領航員”。他相信未來更多的還是機遇。騰訊影業成長的這幾年,是熱錢的退潮期,也是高質量內容的漲潮期。

 

這場發布會一口氣發布了34個影視項目,你不難看出這家年輕的影視公司在面對未來時的信心。有人問過騰訊影業CEO程武,對未來怎么看?這是2015年剛進入影視行業他就曾面對的問題,當時他說的是“相信”,如今他依舊回答,“相信”。

 

34個影視項目延續著騰訊影業在時代旋律、東方故事等六大文化產品系列的脈絡,其中時代旋律內容豐富,占了11個,包括定檔國慶節的《我和我的祖國》和定檔2020年春節檔的《緊急救援》。

 

一如程武的演講主題:專注內容,打造美好的時代故事。這也成為行業的共識,就像鮮少公開露面的北京文化董事長宋歌所說,內容上盡量拍主流價值觀的,“這是不是最好的時代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最壞的。咱們這個時機、時代真的不錯。”

 

騰訊影業跟北京文化不謀而合的是,他們都在打造更成熟的宣發體系:北京文化將在近期推出的大數據平臺,打造制宣發一體的平臺服務,而騰訊影業選擇結盟貓眼娛樂,旨在打造行業頂級的宣發體系。

 

貓眼COO康利和貓眼CEO鄭志昊,先后站上騰訊影業的舞臺。曾經打造過QQ空間輝煌的鄭志昊跟騰訊影業的程武友好地握手,這被代表著整合起來10億體量的宣發曝光流量應運而生,被命名為騰貓聯盟。

 

競爭加劇,行業充滿挑戰,困獸們仍飽含斗志,為中國電影保駕護航是它們共同的口號。

提示:支持鍵盤“←→”鍵翻頁

最新推薦

精彩專題

影視音樂
友博真人龙虎斗送彩金